影像藝術

皇都戲院天台拋物線形支架
影像藝術

尚未完場:戲院作為文化記憶的方法

紀錄片《尚未完場》自今年4月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後,幾個月來先後在不同的大學,社區,以及港島的高先戲院等作有限場次的放映,可以說幾乎場場爆滿,叫好又叫座。

配合《秋生回憶》出版,黃秋生最近舉行了作品分享會。(網上圖片)
影像藝術

黃秋生 對表演建制既服從也作顛覆

近日著名演員黃秋生推出了名為《秋生回憶》(2023年,亮光文化出版)的書籍。筆者在書局見到,稍有猶豫後才買下,畢竟黃秋生歷年來的事蹟,傳媒娛樂版和文藝版報道甚為詳盡

影像藝術

「尚未完場」的香港歷史鈎沉

在港產片中,紀錄片一向是相當冷門的類型。近年製作稍多,最矚目的自然是引發大量爭議的《給十九歲的我》,但其實不少紀錄片並沒有在戲院公映的機會。

Vicky 和弟弟Ray合租的工作室,兩兄弟成長時的電影養份隨處可見。(作者彭斯筵攝影)
影像藝術

讓我攀險峰──導演黃偉傑專訪

「我拍片未試過沒獎,聽起來很囂張,但這就是我的壓力……由我拍《快門》、《變臉》拿國際獎項,以至得到金像獎,雖然未有奧斯卡,但在香港來說已是大獎項……」導演黃偉傑Vicky如是說。

蘇玉華飾演游嘉莉大律師(圖片取自《正義迴廊》面書)
影像藝術

《正義迴廊》:「審判劇」與公眾話語

戲劇需要技巧,正義需要真相。《正義迴廊》可以歸類為「審判劇」(show trials)一類的戲劇和電影形式,以此來重新探索並確立電影與觀眾的關係,甚至重新締造電影的公共角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