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當她曲膝在鋪著紅綢的彈床上起落,那場面果然就充滿了情色隱喻, 揭示了吉儀本來遮掩迴避的部分。
表演藝術

反轉婚嫁喜慶,憂戚者自立——梅卓燕《囍——紅色的承諾》

花了很大代價去看梅卓燕在「自由舞」中的作品《囍——紅色的承諾》(下稱《囍》),因為覺得現在每次看梅卓燕都很難得,尤其個人舞與生命歷程掛鉤,看了多次不同的梅卓燕「日記」作品,彷彿已經隨著她的生命走了很多路,份外知道一切的難。

表演藝術

從2022年三支跨國舞作
看後疫情下的交流新貌

回首2022,年初香港受新冠疫情第五波的衝擊,所有表演場所被勒令關閉,直至五月才陸續重開,期間不少演出計劃需要取消或延期,本地與海外藝術家的交流活動也大受影響,尤其當時出入境一直有不少限制,往往要花上以星期計的額外時間隔離,跨地協作幾近全停。

曾慶宏(Eric)與《過時.過節》主演之一毛舜君。是次訪問大部分時間,Eric的眼睛都是相片中的狀態(相片由曾慶宏提供)
影像藝術

渡人渡己——曾慶宏的初心

電影《過時.過節》英文片名Hong Kong Family 於2022年底上映,是近年港產片新晉導演浪潮下又一成功之作,眾演員演技備受讚賞不在話下,票房又取得不俗成績,難得是不少觀眾看完後表示深受感動,認為電影說中自身經歷,呼應英文片名,呈現香港家庭眾生相,而且是悲傷、難以啟齒的一面。

影像藝術

文念中:靠近光影律動中的火紅刺點

與文生文念中見面,約在仲冬熱日午後。「影於外:香港電影的光景照像」(「影於外」)1展覽完結未幾,文生的其中一雙作品《2046》,仍然靜靜地跨懸兩層走廊。與主編閑談間,文生到了,相機斜孭,帽舌反戴,帶着隨時投身工作的寬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