揮灑剛柔舞武美 光照平凡識英雄──專訪舞劇《詠春》宣傳總監 周勇平

「世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,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,依然熱愛生活。」很多人都曾被法國文豪羅曼·羅蘭這句名言鼓舞過,它說明真正的英雄未必就是那些聲名顯赫的人物,反而更多是那些毫不起眼,卻能在逆境中堅持信念、默默耕耘,並始終對生活懷抱熱愛和希望的一群。作為舞劇《詠春》的宣傳總監,周勇平歷任香港大會堂文化經理、香港中樂團經理、城市當代舞蹈團及中英劇團行政總監、香港藝術發展局行政總裁等職,累積近半世紀的豐富經驗,他仍然為此深圳出品的原創舞劇深深打動,欣然承擔起協助該舞劇走向世界的重責,他說:「正如這齣舞劇的點題口號『英雄站在光裡,而我們願是那束光』所言,我就是希望成為那束光!」

周勇平表示:「正如這齣舞劇的點題口號『英雄站在光裡,而我們願是那束光』所言,我就是希望成為那束光!」
周勇平表示:「正如這齣舞劇的點題口號『英雄站在光裡,而我們願是那束光』所言,我就是希望成為那束光!」(Ringo Tang 攝影)

自2022年底深圳首演以來,舞劇《詠春》已先後於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武漢、長沙、廣州等20個城市巡演,並於2023年9月在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劇院上演,超過100場的演出在各地好評如潮。邁向新一年,舞劇《詠春》將於2024年1月4日至7日首登香港舞臺,於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上演5場。

周勇平指出,《詠春》結合武術、舞蹈和戲劇,是一部致敬平凡人的英雄故事,亦是一個追夢者的故事。這齣舞劇採雙線敘事的結構,一方面敘述退休後的燈光師大春回憶昔年拍攝電影《詠春》的經歷,另一方面鋪陳當年詠春宗師葉問來港打拼,在香港武林將「詠春堂」掛牌再到親手摘牌,打破門戶之見,將畢生武學毫無保留地傳揚四海的故事。這個故事因葉問的「武林形象」而來,由燈光師大春的「追光者角色」展開,最終站在光裡的就是全體堪作英雄的平凡人。

舞劇《詠春》故事主線是,當年葉問遠赴香江,懷抱「詠春堂」牌匾踏入武館林立的大南街,克服困境、扶危濟困、破除門戶,傳承中華武術。(張㬢丹攝影)
舞劇《詠春》故事主線是,當年葉問遠赴香江,懷抱「詠春堂」牌匾踏入武館林立的大南街,克服困境、扶危濟困、破除門戶,傳承中華武術。(張㬢丹攝影)

致敬傳統 謳歌英雄

在雙線敘事中,一邊是葉問的故事,一邊是葉問故事拍攝者的故事。故事主線是,當年葉問遠赴香江,懷抱「詠春堂」牌匾踏入武館林立的大南街,克服困境、扶危濟困、破除門戶,傳承中華武術;另一條線則是跨越近半世紀後,劇組攝製電影《詠春》的片場,劇組眾人懷抱夢想奔赴山海,來到深圳,透過拍片來造夢、追光、塑造英雄。兩條線索在劇中並行展現,兩個故事承載的「拼搏精神」在不同時空中同頻共振。兩個時代的故事與人彼此呼應,兩條線索在劇中並行展現、無縫切換,兩個場景在舞臺上旋轉交替。

「葉問的事跡曾多次被搬上銀幕,我個人尤其喜歡王家衛執導的《一代宗師》。畢竟,功夫片是香港最重要的流行文化之一,但我們這齣《詠春》舞劇卻不是這樣。電影中的葉問是一位浪漫主義英雄,而在我們的舞劇中他只是一個普通人。我們述說的是一個普通人的英雄故事,舞劇以葉問早年在廣州的生活開啟,期間的歷史背景和時代轉折都用曲筆描述,並輕輕帶過,再下來就是葉問南下香港,隻身來到大南街開設武館的經歷。作為一個普通人,他的心思都放在設館授徒上,信念很簡單、目標很平凡,甚至說它很卑微也可以。然而,他對詠春拳卻是絕對投入,同時也始終緊遵詠春『扶弱小以武輔仁』的尚武崇德精神。正是在他的不懈努力和恆久專注、投入下,詠春才得以發揚光大,最終發展成有幾十萬門徒的武術門派。」周勇平說。

「致敬傳統、謳歌英雄 、回應時代、面向世界」是北京舞蹈學院黨委書記巴圖對舞劇《詠春》的評價。他認為,該劇以武術這一傳統文化的小切口,卻能夠恢弘而精彩地展示中國人的精神世界;以文化的厚度、敘事的邏輯、豐厚的內涵進行雙線敘事,生動挖掘了英雄故事,謳歌了英雄精神。

頂流班底 精彩美麗

一部好的作品不僅來自生活,亦與其創作者息息相關。《詠春》的編劇和前期工作耗時兩年。劇中有各路英雄人物,以及懷抱著理想的平凡人的身影,引發觀眾共鳴。為了尊重歷史人物,劇組嚴謹地查考角色原型的背景。舞劇《詠春》由有「舞壇雙子星」美譽的兩位總編導韓真、周莉亞共同執導,此前兩人曾聯手執導過許多膾炙人口的舞劇作品,例如《只此青綠》、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、《沙灣往事》、《花木蘭》等。此外,該劇的編劇馮雙白也是業界名家,現任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。主創團隊也匯聚了一批內地一線優秀創作者,如作曲楊帆、舞美設計胡艷君、燈光設計任冬生、服裝設計陽東霖、執行編導何俊波、張振國、編導呂程亮、門大成、李晨哲、造型設計賈雷、多媒體設計譚英傑、助理編劇徐珺蕊 、攝影王徐峰、書法許靜等,也就是周勇平口中「堪稱百老匯級數的人馬」。

舞劇《詠春》總編導 周莉亞
中國東方歌舞團編導、文化和旅遊部優秀專家、文化部青年拔尖人才、北京舞蹈學院研究生導師、國家藝術基金專家評委、中國舞協「培青計劃」推薦專家。她亦是中國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藝術顧問、四川大劇院藝術顧問、廣州大劇院簽約藝術家和澳門舞協名譽主席。
舞劇《詠春》總編導 周莉亞
中國東方歌舞團編導、文化和旅遊部優秀專家、文化部青年拔尖人才、北京舞蹈學院研究生導師、國家藝術基金專家評委、中國舞協「培青計劃」推薦專家。她亦是中國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藝術顧問、四川大劇院藝術顧問、廣州大劇院簽約藝術家和澳門舞協名譽主席。
舞劇《詠春》總編導 韓真 
青年舞劇編導,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編導系。北京舞蹈學院研究生導師,中國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藝術顧問,廣州大劇院簽約藝術家。2019 年加入中國東方演藝集團。
舞劇《詠春》總編導 韓真
青年舞劇編導,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編導系。北京舞蹈學院研究生導師,中國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藝術顧問,廣州大劇院簽約藝術家。2019 年加入中國東方演藝集團。
舞劇《詠春》編劇  馮雙白 
文學博士、著名舞蹈理論家和評論家、編劇、大型晚會策劃人和撰稿人,現任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、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副理事長、博士生導師。長期深入研究舞蹈舞劇創作,探索中華舞蹈文化,關注當代舞蹈思潮,撰寫大量舞蹈評論,受到廣泛關注和好評。曾經出訪四大洲多國和港澳台地區參加國際舞蹈學術活動,並發表論文和嘉賓專題報告。
舞劇《詠春》編劇 馮雙白
文學博士、著名舞蹈理論家和評論家、編劇、大型晚會策劃人和撰稿人,現任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、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副理事長、博士生導師。長期深入研究舞蹈舞劇創作,探索中華舞蹈文化,關注當代舞蹈思潮,撰寫大量舞蹈評論,受到廣泛關注和好評。曾經出訪四大洲多國和港澳台地區參加國際舞蹈學術活動,並發表論文和嘉賓專題報告。

劇中一場18分鐘的宗師對決場景,全由來自荷花獎、桃李盃、文華獎等殿堂級賽事的舞蹈演員飾演,維妙維肖地融合舞蹈和中華武術,以舞蹈呈現詠春、太極、八卦、八極和螳螂拳五大武術門派高手的招式。周勇平透露:「為了這齣舞劇,我們40多位舞蹈員花上整年時間去學習武功,同時也邀請了詠春及其他多個門派的武林前輩作武術指導。在宗師對決的一場,舞者揉合現代舞和中華武術,演繹五大武術門派高手過招的精彩場面,淋漓盡致地表達出兩者的魅力,全部都是真功夫,當中的難度看來就只有我們這支舞者才能成就。如此起點本來已達到國際級數,加上其他元素的配合,出來的效果就更上一層樓,我從未看過在舞臺上能有如此精彩美麗的演出。」

詠春、太極、八卦、八極及螳螂拳,《詠春》為觀眾呈現五大武術門派高手過招的精彩武學招式。
詠春、太極、八卦、八極及螳螂拳,《詠春》為觀眾呈現五大武術門派高手過招的精彩武學招式。
(楊光@kyeung.com攝影)

剛柔並濟 絢麗浪漫

除了充滿陽剛氣息的高手對決,舞劇《詠春》亦兼顧舞蹈的輕柔絢麗,周勇平說:「當葉問在香港開宗立派之時,他和愛妻其實是分隔兩地的,葉問和其夫人張永成的感情戲尤其蕩氣迴腸。兩位總編導韓真和周莉亞都是女性,她們在中國有著舞壇雙子星的美譽。兩位女總編導都是科班出身的舞者,同樣是北京舞蹈學院畢業,雖身為女性卻毫不柔弱,這次更親赴佛山,追隨當地一位詠春老前輩學習了好一段日子,所以舞功和武功都修煉了,當然也有著美麗的外表。她們之前已合作編導過眾多優秀作品,正因為擁有女性細膩的藝術觸覺,這次為葉問夫婦編排了一段細緻動人的舞蹈,那種生離死別的情懷就教人十分感動。此外,由多位女舞者演繹八卦掌的那一幕,剛柔並濟,不見絲毫粗暴戾氣,這也是舞臺上罕見的精彩場面,我認為這段舞蹈也屬世界級數。」

由多位女舞者演繹八卦掌的那一幕,剛柔並濟,不見絲毫粗暴戾氣,這也是舞台上罕見的精彩場面。(王徐峰攝影)
由多位女舞者演繹八卦掌的那一幕,剛柔並濟,不見絲毫粗暴戾氣,這也是舞台上罕見的精彩場面。(王徐峰攝影)
除了充滿陽剛氣息的高手對決,舞劇《詠春》亦兼顧舞蹈的輕柔絢麗,當中有關葉問和其夫人張永成的感情戲尤其蕩氣迴腸。(張㬢丹攝影)
除了充滿陽剛氣息的高手對決,舞劇《詠春》亦兼顧舞蹈的輕柔絢麗,當中有關葉問和其夫人張永成的感情戲尤其蕩氣迴腸。(張㬢丹攝影)

創意轉化 文化遺產

舞劇《詠春》除了以舞蹈藝術給予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「詠春」詩意演繹外,服裝設計也很有特色。舞蹈員服裝皆取材「香雲紗」這項充滿嶺南民俗文化特色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讓這兩個非遺項目得以創意轉化、創新發展。周勇平表示:「此劇另一特色是融入了『詠春』及『香雲紗』這兩個非物質文化遺產。要知道,佛山除了以詠春聞名外,亦有一種著名特產就是『香雲紗』這布料。《詠春》演員的服裝皆採用廣東獨有的『香雲紗』裁製,在舞臺燈光與舞者優美動作互相輝映下,構成獨特的美學形象,接連傳統文化與時代精神。」

據悉,作為佛山特產非遺項目的「香雲紗」是世界為數不多的純植物染料與河泥染色的桑蠶絲綢織物,面料經過浸莨水、曬莨、封莨水等30餘道工序,再用珠三角特有的河泥覆染而成,是手工植物染生產方式中的「絕品」,被譽為紡織品中的「軟黃金」。這種天然,無化學添加的布料,正好切合可持續發展的理念,深受世界各地時裝設計師愛戴,今年更在義大利的米蘭設計周亮相。深圳設計的代表品牌「見萩香雲紗」便參與了《詠春》的共創,讓「詠春」和「香雲紗」此兩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在舞臺展現出全新脈動與異彩。

舞劇《詠春》的服裝設計也是廣受好評的一大亮點。舞蹈員服裝皆取材「香雲紗」這項充滿嶺南民俗文化特色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(張㬢丹攝影)
舞劇《詠春》的服裝設計也是廣受好評的一大亮點。舞蹈員服裝皆取材「香雲紗」這項充滿嶺南民俗文化特色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(張㬢丹攝影)
每一位舞蹈員都有非常精彩的演出,在演繹劇中「七十二家房客」的橋段時,份外入型入格,將舊日平民生活演繹得活靈活現。
每一位舞蹈員都有非常精彩的演出,在演繹劇中「七十二家房客」的橋段時,份外入型入格,將舊日平民生活演繹得活靈活現。(楊光@kyeung.com攝影)

深圳出品的舞劇《詠春》儘管沒有直接描述有關的時代背景和歷史轉折,但也曲筆表述了昔日許多民間疾苦,譬如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國的糧荒,說明英雄和平凡人都要面對時代環境的挑戰。周勇平說:「其實正如這齣舞劇是向平凡人致敬一樣,我們也沒有什麽高大上的個人英雄,而是以一個整體團隊的形式去演出,而不是僅僅聚焦在主角身上。尤其在群舞時,每一位舞蹈員都有非常精彩的演出,在演繹劇中「七十二家房客」的橋段時,份外入型入格,將舊日平民生活演繹得活靈活現。這些年輕的舞者不是那種曲高和寡的舞臺藝術家,他們充滿活力,心態十分純粹、撲實,就如舞劇所標示的平凡人的英雄那樣。」

文化名片 走向世界

周勇平表示:「深圳可算最具發展潛力的現代化城市之一,這不但表現在物質文明或經濟成就之上,這個被稱為『中國矽谷』的前衛都會近年亦大力拓展藝術,而舞劇《詠春》則是深圳重點打造的又一力作,據知有關當局投入的製作預算便高達人民幣2,000萬元,舞劇集全國頂尖創作資源於一身,不斷突顯深圳風采與精神魅力,彰顯這座城市引領的新時代文藝風尚,鑄就新時代文藝高峰的決心與實力。我們期望能夠把它帶進世界市場,令它成為深圳的文化名片,而這也正是香港作為一個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所能發揮的作用。」

舞劇《詠春》 宣傳總監 周勇平
曾歷任香港大會堂文化經理、香港中樂團經理、城市當代舞蹈團及中英劇團行政總監、香港藝術發展局行政總裁等職,累積近半世紀的節目策劃、市場宣傳、藝團管理、舞台監製及導演等多方面豐富經驗。
舞劇《詠春》 宣傳總監 周勇平
曾歷任香港大會堂文化經理、香港中樂團經理、城市當代舞蹈團及中英劇團行政總監、香港藝術發展局行政總裁等職,累積近半世紀的節目策劃、市場宣傳、藝團管理、舞台監製及導演等多方面豐富經驗。(楊光@kyeung.com攝影)

事實上,熟悉香港舞臺藝術的朋友都知曉,幾乎一輩子都服務香港舞臺藝術的周勇平,他在圈內的地位儼如葉問之於詠春的宗師地位。周勇平在香港舞臺藝術界涉獵廣泛,於節目策劃、市場宣傳、藝團管理、舞臺監製及導演等多方面皆有成就,在「見過自己、見過天地、見過眾生」之後,當下他希望以自己多年積累的經驗,促進香港和內地的文化藝術交流,並走向世界,就似舞劇《詠春》中的葉問,由在武館街掛上「詠春堂」的牌子,到最後又把牌子放下來,以還武於大眾、還武於社會。周勇平語重心長地說:「香港只有幾百萬人口,相比中國14億人口或大灣區近億人口,我們的文化舞臺藝術市場其實十分有限,年輕一代的香港舞蹈員必須刻苦勤練,累積深厚功底,爭取更多到內地演出的機會,觀摩、學習,始終是要擁抱世界。」

4-6/1/2024(四至六)晚8:00
6-7/1/2024(六至日)午2:30
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

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分享: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pinterest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whatsapp
Share on e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