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到老,麥羅武

麥羅武(彭斯筵攝)
麥羅武(彭斯筵攝)

香港佳士得藝廊將於本月初以麥羅武畫作為題,舉辦「荷語境•雲山行」畫展,我知道這是麥先生又一次慈舉。受編輯所託,冬至前夕,寒風颼颼,與Patrick(趙柏偉)和Ringo(鄧鉅榮)兩位前輩同行,一同拜訪這位八十有三的老畫家。

麥家三個單位打通相連,步入客廳,左邊是一幅碩大的四季荷花圖,由殘荷到映日荷花的姿態盡收畫中;另一邊對半分隔,一半是飯廳,另一半卻闢作畫室,畫桌上佈滿顏料,色彩繽紛,牆上掛有數幅畫作。

麥羅武家中一角(彭斯筵攝)
麥羅武家中一角(彭斯筵攝)

麥羅武是老派作風,設下飯局先招待我們吃午餐。飯前大家圍在一起寒喧,老畫家行動矯健,思路敏捷,毫無老態,特別有趣的是他眉末上翹,雙眼有神,說起話時真有幾分「眉飛色舞」的意態,生命力溢於言表。言談間Patrick 留意到飯廳旁的拳靶,問及是否有練拳習慣,老畫家隨即走上前連揮數拳擊向拳靶,及後更伸出前臂讓大家感受前臂的肌肉,煞是活潑。

麥羅武 【圖中】(彭斯筵攝)
麥羅武 【圖中】(彭斯筵攝)

飯後與老畫家走到客廳,他精神奕奕:「小彭,想問甚麼!」一邊前伸雙臂舒筋,我見狀伸手與之擊掌,大家相視一笑,開始訪問。

貪多務得

麥羅武是潮汕人,年少時來港謀生,初期曾到畫院學西洋畫,也試過街頭拜師,更想過畫畫維生,未幾覺得難以維持生計,於是放下畫筆,投入製造業。後來做起貿易生意,經商有道,花甲之年退休,是典型60年代移民的成功故事。

「創業時,甚麼都放棄了,沒有再畫畫,沒有碰過筆,最多偶爾遊船河拿起筆描畫幾下。六十歲時,生意賣給別人,子女又長大了,於是想找回自己的興趣,西(洋)畫我有點基礎,中國畫是一張白紙,但思前想後,我這樣的年紀怎樣學也不夠外國人畫的好,就想試試中國畫。」

到番禺旅行時,看到一位畫家畫的荷花十分漂亮,麥羅武想方設法尋覓畫家,原來是有「荷癡」之稱的梁業鴻,學畫一年間他不斷往返番禺、香港;後來在香港陸續跟隨過司徒乃鍾、林湖奎等名家,連顧家輝的姊姊顧媚也曾教過他四堂。

學完傳統、基本技法後,麥羅武並未滿足,四出請託下聯絡到新水墨運動的重要人物王無邪學師,「無邪老師不似其他老師,其他老師會畫一幅畫讓你回家臨摹,他(王無邪)從來不會,我畫好畫後,他會分享他的想法,那裡不行,要怎樣改善。他很著重畫中的節奏感,當中的明暗、肌理、構圖,每幅畫他都會細心解釋。」麥羅武直言王無邪對他啟發甚大,2004年開始隨他習畫,一學就是八年:「(八年間)每個星期去上課,跟無邪老師學畫很開心,我有時候頭痛,到了無邪老師的畫室上課,頭就不痛了,多麼過癮!」

這位活潑老畫家不只勤於拜師學藝,早期更勤於觀察荷花:「四月到深圳洪湖公園寫生、拍照,每個星期都去,打風下雨都會去。」觀千劍而後識器,說起得心應手的荷花麥羅武一面自信,他鍾情荷花四季姿態不同,變化大,可以提供豐富題材:「每年四月,開始長出荷花苗,五月開始有花,六至八月最是燦爛,九月開始凋謝,十月左右只餘下根莖,就是殘荷了,冬天時只餘下黃葉、根莖和蓮蓬淹在水下了。」

麥羅武為畫作噴灑清水,加強畫作肌理(彭斯筵攝)
麥羅武為畫作噴灑清水,加強畫作肌理(彭斯筵攝)
(Ringo Tang 攝影)
(Ringo Tang 攝影)

觀其畫,知其心,佳士得網頁上麥羅武畫作多以花為題,而且充滿生命力,「彩妝」、「脫穎」、「競艷」、「絢麗」等不一而足,老畫家自言是個「浪漫的人」,「生活上我都喜歡浪漫一點,我甚麼都會講藝術,例如今天的午餐我都會想,吃甚麼菜好?怎樣搭配才適合你們?」說得興起,笑言自己「勞碌命」的老畫家又拿起噴壼,拿著一幅未完成的畫作一邊噴水,一邊解釋如何塑造畫中的節奏。

願為天下先

訪問前,筆者帶有一個前設,六十歲才開始習畫,對年齡、身體狀況是否一個負擔呢?於是問老畫家習畫初期有甚麼困難,豈料他答:「第一個困難是不知從何開始;第二,最大困難是前人、前輩都這麼厲害,齊白石、徐悲鴻、高劍父這些傳統名家,我這個人不受輸呀,怎樣可以突破、比他們厲害呢?這是最頭痛的地方。」

聽到老驥志在千里,我們一眾「後生」忍俊不禁。除了生命力十足,老畫家筆下的確「花」款多多,風格迥異,有黑白細緻的,有五光十色的,甚至帶一點抽象意味的,浪漫的人,總是貪心。「古今中外畫荷花的,我都看,我一定要與他們不同,你畫出來跟老師畫的一樣,有甚麼用呀?」

老畫家說自己不服輸,那習畫後最難忘的經歷是那一次「勝仗」?「2009年第一張畫拿到佳士得拍賣,我不敢去看,怕無人買。那時候我坐在外面,頭重重的,豈料拍出十八萬,這是我一生中難忘的。」出道之作《荷韻》為老畫家贏得的不是金錢,而是獲得認同的成就感。

麥羅武首幅拍賣作品《荷韻》(2009),圖片截取自佳士得網頁
麥羅武首幅拍賣作品《荷韻》(2009),圖片截取自佳士得網頁

談起這段經歷,老畫家的好勝心又湧現出來:「(開心)是這幅畫不是朋友買下,朋友買下來就是『畀面派對』,不認識的人買下才好。我的畫拍賣十二年,大約六成半是街外人買下,有三成半是朋友支持,這是我不滿意的。如果每幅畫都是街外人買下,這就是市場認可我的作品了。」

2009年起畫作拍賣所得,麥羅武分文未取,全數用作慈善、辦學,老畫家打趣說:「除了畫紙、拍照,還有裝錶、畫框都是我貢獻出去(社會),暫時還能維持,現在經濟這麼差,不知道能維持多久!」作畫以外,老畫家亦專注辦慈善,特別關懷長者,2000年開始每年舉辦盛大的敬老晚宴,筵開過百席招待長者,又會派利是,廿多年來維持至今。

問及堅持辦慈善的原因,浪漫的老畫家變得認真:「和我媽媽有關,自小媽媽打住家工把我養大,很辛苦。我結婚時跟太太說:『媽媽一生一定要跟我一起住。』(媽媽)八十歲生日,在海洋皇宮筵開九十多席,那天晚上籌得數十萬我全數捐給關懷長者機構、東華三院。一個母親,雖然可能沒有文化,但能把兒女養大,是很偉大的。」自此以後,麥羅武跟母親說不辦壽宴,改辦慈善、敬老。

辦敬老活動起初規模不大,只有兩三人和麥羅武一同贊助,後來越辦越大,疫情前發展至有六十多位善長贊助,晚宴上有奚秀蘭、朱咪咪、胡楓等明星助慶,中聯辦官員更盛讚這是「小春晚」。

麥羅武展示畫作「脫穎之二」及草圖(彭斯筵攝)
麥羅武展示畫作「脫穎之二」及草圖(彭斯筵攝)

小結

事後回想訪問過程,老畫家當真活出「返老還童」,談起畫道上的經歷就像談起鍾愛的玩具,說個不停,每天連續畫兩、三小時;為創新題材而苦惱,不斷突破前人、自我;得知Ringo拍過以花為題材的作品,立刻請Ringo把相片傳給他參考;說得興起,又大方拿出平常構思的草稿讓我們品評,還說「學無止境嘛,聽所有人的意見。很多藝術家主觀性很強,不接受批評,但我不是藝術家,我是『半途出家』。」老畫家對畫道的「貪」,對生命的積極熱愛,盡見其中。

(Ringo Tang 攝影)
(Ringo Tang 攝影)
(Ringo Tang 攝影)
(Ringo Tang 攝影)

麥羅武

早年從商,2000年退休後投入繪畫,先後跟隨中港多位名家,包括梁業鴻、林湖奎、司徒乃鍾、王無邪等,習中國傳統花鳥和現代水墨,2007及2008年蟬聯兩屆國際新晉書畫家交流賽金獎。

畫作多以荷花為題,2009年應香港中央圖書館邀請,在水墨畫展中展出以「千荷競奏」為題的二十三幅作品,備受好評。同年,作品《荷韻》首次於佳士得以高價售出,自此拍賣所得盡作慈善、辦學之用。

此外麥氏亦專注於慈善事業,2000年前後開始辦敬老宴,二十餘年來惠及兩萬多名長者;亦與太太合辦「光明行」復明行動,在中國多地資助貧困長者施行白內障手術。

分享: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pinterest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whatsapp
Share on e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