賞析粵語音樂劇《大狀王》歌詞:《菩提達摩》的「妙趣」

粵語音樂劇《大狀王》自2019年預演,歷經種種,至今已是第二次公演。今次(2023)重演,音樂劇第二首歌曲《一時無兩》給換成《菩提達摩》,筆者覺得歌曲重寫,意義重大。岑偉宗在《半步詞》〈語感——雅妙趣俗鄙〉一文說過:「但在『妙』這一層,語言策略是希望以生動的語言去訴說嚴肅深刻的訊息。而再落一層的『趣』,則往口語再推進多一點,訊息重心也偏向逗趣。」《菩提達摩》的歌詞生動活潑,且富含深意,很好表現「妙趣」的特點——「三妙一趣」。

《菩提達摩》由高世章譜曲,岑偉宗填詞。歌詞背景寫方唐鏡幫馬富打贏了官司,與隨從阿財、摯友阿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阿細於劇中是個鬼魂,一直跟着方唐鏡,常常用「神通」在公堂洞悉人家所想,並聲傳方唐鏡,多少似個幕後軍師,而這個幕後軍師自然也參與其中。三個角色邊走邊唱,方唐鏡顯得甚為意氣洋洋。

方唐鏡(劉守正飾) 與阿細(鄭君熾飾)一人一鬼,在公堂上為公義決一死戰! (演出攝影:Thomson Ho,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及香港話劇團提供)
方唐鏡(劉守正飾) 與阿細(鄭君熾飾)一人一鬼,在公堂上為公義決一死戰!
(演出攝影:Thomson Ho,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及香港話劇團提供)

一妙: 嘲弄方唐鏡的唯我獨尊

全首歌詞可以分為兩部分:

第一部分

方唐鏡: 輸官司會鬧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收監梗會恨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怪我卑鄙勢利 錯錯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偏偏一個二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官司不見突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有得扳寄望 我我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然係鬥錢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冇錢睬你就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實個天都知  有錢講嘢先至清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歸根究柢  三山五嶽明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月雪唱到曉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好聽都係隻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喔 啊 啊 噢

打輸了官司,旁人總會對方唐鏡有很多的不滿,方唐鏡則對於那些輸掉官司,鋃鐺入獄的人並不同情。先破後立,方唐鏡覺得那些「鬧我」、「恨我」和「怪我卑鄙勢利」的人其實不明白現實的真相,「鬧我」、「恨我」和「怪我」是三個錯誤。官司沒有突破,輸掉了,甚或無得扳,是因為那些人沒有把寄望放在方唐鏡身上,他們沒有錢請方唐鏡打官司。歌詞強調三個我:「冇錢〔我〕睬你就傻」、「有錢〔我〕講嘢先至清楚」和「明我」。有錢最重要,方唐鏡認為打官司就是鬥錢多,這件事天知地知。天知:「其實個天都知」,因為有錢說話才能清楚和有力量;地知:「三山五岳明我」,三山五岳指三座仙山和遍及全中國的五座名山,意指「地」;而「天都知」和「明我」,意指天地都認同打官司就是鬥錢多,有錢最重要。依此,《六月雪》就算再好聽都只是首歌而已,正義不正義,冤情不冤情,有錢最重要。

阿   財: 喔 喔 喔

方唐鏡:萬箭穿心時

阿   財: 喔 喔 喔

方唐鏡:萬里疏通時

阿   財: 喔 喔 喔

方唐鏡:萬法都加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祖師個師 宗師個師 狀師都叫師

阿   細: 但出師變出事

方唐鏡:(白)喂喂喂,阿財!我幾時出過事呀?

阿   財: (白)吓,老爺,我喔喔喔咋喎。

方唐鏡:(白)係咩?咁你「喔」好啲吖!

方唐鏡自許得到天地的認可,意氣昂揚,與阿財一唱一和。「萬箭穿心時」指在一瞬間感到極度痛苦失落。人在低處,心靈受傷;而「萬里疏通時」(《禮記.經解》:疏通知遠,《書》教也),指看透世情(「疏通」)並能行之久遠(「萬里」)。人在高處,能看透世情,通達上下四方。無論是時間(「萬箭」)或空間(「萬里」);低處(「穿心」:傷心失落)或高處(「疏通」:通情達理),以至一切事物(「萬法」),方唐鏡認為自己都能一一予以加持。方唐鏡自誇作為狀師,有能力與祖師、宗師並列,地位顯赫。方唐鏡唯我獨尊的氣焰,給躲在暗處的阿細輕輕潑了一下冷水(「但出師變出事」),方唐鏡猛然回過神來,責怪阿財亂說話。方唐鏡勝出官司,是阿細一直在他耳邊提點案情,阿細看到方唐鏡氣焰凌人,就嘲弄他一番。

岑偉宗先破後立,以方唐鏡給眾人唾棄作為切入點,用「錢多」和「有錢」建立方唐鏡的卑鄙勢利形象。眾人雖然不認同方唐鏡做事的作風,但有錢和卑鄙勢利對於方唐鏡來說是得到天地認可的,方唐鏡以此合理化自己的行為。而且方唐鏡將狀師的地位,跟祖師、宗師劃上等號,以為卑鄙勢利的人格可以媲美圓滿的人格,執迷至極。由不我知,到天地知我,方唐鏡妄想成為祖師,已經走進歧路。岑偉宗加入阿細的嘲弄,相映成趣,更揉合儒、佛經典用語(萬里疏通、萬法加持)展現典雅,這是第一點「妙」。岑偉宗在歌詞第二部分再下一城,把人物的執迷推向巔峰。

廣東第一狀王方唐鏡,風頭一時無兩。
(演出攝影:Thomson Ho,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及香港話劇團提供)
廣東第一狀王方唐鏡,風頭一時無兩。
(演出攝影:Thomson Ho,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及香港話劇團提供)

二妙:建立超凡的狀師形象

第二部分

方唐鏡:即管任你鬧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總之天意在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摺扇攤開上陣  破破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破浪破繭翻波

阿   財: 定了風波

方唐鏡:見真章似佛陀

阿   財: 行過

方唐鏡:行路有風飄飄  似媽祖似關帝皆可

阿   財: 冇銀等見孟婆

方唐鏡:一雙耳朵

阿   財: 耳朵耳朵

方唐鏡:聽真相  莫瞞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若係要靠我保命   賣當借都未過火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喔 啊 啊 噢

第二部分仍然是以先破後立開始,先是「鬧我」,然後「天意在我」。方唐鏡覺得自己已獲天意授權,任憑眾人「鬧我」,眾人怎樣看自己已經不再重要,因為方唐鏡成竹在胸。「摺扇攤開」借喻展開公堂對質,過程有如三種「破」:「破浪」、「破繭」、「翻波」。再來看看這部分的意象布局,先是天意在我,然後是破風浪,定風波。風浪、風波同屬大自然的現象,「三破」為動態,與「定風波」後的靜態對比,由上(「天意」)而下(「風浪」、「風波」),由外(天、海)到內(破風浪和定風波的人),意象構築錯落有致。細想一下,能平定風浪的,大概不會是凡人吧。

由天及地(風浪),再到人,方唐鏡自誇自己能把事情弄清楚(見真章)好像佛陀一樣。「見真章」呼應第一部分「有錢講嘢先至清楚」,炫耀自己的辯才。而「好似佛陀」則回應第一部分「祖師個師 宗師個師 狀師都叫師」一句,用佛陀打比喻,提升狀師的地位至超凡入聖的境地。「行過」一語出自阿財之口,與第一部分阿細潑冷水一樣,是神來之筆。用「行過」可以理解為:(1)只是「似佛陀行過」而不是「似佛陀」,遏止方唐鏡妄自尊大的氣熖;(2)用「行過」來反諷「似佛陀」的想法,激起諷刺效果;(3)「行過」下開「行路有風飄飄」的意象,帶出仙佛御風而行的形象!細看「皆可」一語,為求提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,方唐鏡似乎仍然在尋找與自己相似的祖師、宗師。由似佛陀想到似神仙,只要與自己相似,是佛是仙都在所不計,不論女神(「似媽祖」)或男神(「似關帝」)。歌詞往後提及「冇銀等見孟婆」、「一雙耳朵」、「莫瞞我」、「要靠我」,除了上承第一部分寫方唐鏡「卑鄙勢利」外,也寫方唐鏡靠阿細在自己耳邊聲傳案情,巧取豪奪。

岑偉宗在歌詞第二部分呼應歌詞第一部分的先破後立,順着天、地(三山五岳、風浪)、人的次序,利用乘風破浪然後平定風波的意象,建立超凡的狀師形象,別開生面。岑偉宗寫方唐鏡為提升自己狀師的地位,在選擇攀附對象時顯得舉棋不定,心猿意馬,只要派上用場,無論仙與佛也可以,極盡嘲諷,是第二點「妙」。

三妙:菩提達摩就是狀師第一

鏡/財:喔喔喔 

阿細:萬箭穿心時

鏡/財:喔喔喔 

阿細:萬里疏通時

鏡/財:喔喔喔 

阿細:萬法都加持

           祖師個師 

鏡/財:喔喔喔

阿細:宗師個師   狀師都叫師 

鏡/財:喔喔喔

阿細:但出師變出事

方唐鏡:顛三倒四任我  拈花一笑在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冥冥之中我話 我我我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確係似   似足菩提達摩

副歌的編排用了心思,主唱/和唱交換了位置。

歌詞第一部分副歌
主唱/和唱
第二部分副歌
主唱/和唱
喔 喔 喔阿財方唐鏡/阿財
萬箭穿心時方唐鏡阿細
喔喔喔阿財方唐鏡/阿財
萬里疏通時方唐鏡阿細
喔 喔 喔阿財方唐鏡/阿財
萬法都加持方唐鏡阿細
祖師個師宗師個師
狀師都叫師
方唐鏡阿細
但出師變出事阿細阿細

第一部分副歌,方唐鏡及阿財一唱一和,阿細則在暗處取笑方唐鏡(「但出師變出事」)。而第二部分副歌,阿細反而成為了主唱者,方唐鏡與阿財做了和唱。主唱和唱、明暗易轉,這個安排甚有意思。阿細為了報仇,暗中協助方唐鏡於眾多官司之中勝出。阿細由和唱變成主唱,由暗變明,變得同聲同氣,成為方唐鏡幫凶,繼續煽惑方唐鏡。其目的令人想起《老子》第三十六章所說:「將欲歙之,必固張之﹔將欲弱之,必固強之﹔將欲廢之,必固興之﹔將欲取之,必固與之。」及十八世紀牧師威廉·安德森·斯科特在其著作Daniel, A Model for Young Men: A Series of Lectures提及:「Those whom the gods wish to destroy they first make mad.(神欲使之滅亡,必先使其瘋狂)」的古格言。

方唐鏡的迷狂在於「任我」、「在我」和「我話」三個我,無論指鹿為馬(「顛三倒四」),開悟點化(「拈花一笑」),黑白全部由「我」決定。再者,「冥冥之中」本指由命運安排,由命運主導,命運是主而「我」是客。現在則成為「冥冥之中我話」,我成為主,命運變成客,主客易轉。「我」在命運之上,超越天意。方唐鏡最後選擇(「似足」)菩提達摩,菩提達摩除了是祖師之外,也是中國禪宗的始祖,狀師與之並列,意味狀師與祖師身分地位已經看齊,而宗師始祖與狀師第一的意思,也呼之欲出。這是第三點「妙」。

《菩提達摩》在《大狀王》眾多歌詞之中,最能表現岑偉宗提及的「妙」語感層次。嚴羽《滄浪詩話》說過:「故其妙處,透徹玲瓏,不可湊泊,如空中之音,相中之色,水中之月,鏡中之象,言有盡而意無窮」。大抵嚴羽所說的「妙」,是透徹玲瓏,不可湊泊的美感經驗,也是「言有盡而意無窮」的藝術境界。惟有深刻的內容,才能讓人回味再三,《菩提達摩》也應作如是觀。

(演出攝影:Winnie Yeung@Visual Voices,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及香港話劇團提供)
(演出攝影:Winnie Yeung@Visual Voices,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及香港話劇團提供)

一趣:三三不盡的別趣

岑偉宗在《半步詞》中說過逗趣是「趣」的一種。筆者更覺得岑偉宗近年的作品傾向「別趣」。嚴羽《滄浪詩話.詩辯》:「詩有別趣,非關理也。」借用嚴羽「別趣」一語,可以理解「別趣」為別緻或別開生面的趣味或情趣。《菩提達摩》的一大別趣,就是用類疊的修辭格,以「三疊」的詞語組合和跟「三」有關的表達方式來寄意。

《菩提達摩》例子「三」的詞組和跟「三」有關的表達方式
  第一部分  
輸官司會鬧我 收監梗會恨我 怪我卑鄙勢利  三我:鬧我、恨我、怪我 (類句)
錯錯錯  三錯(疊字)
偏偏一個二個  —個加上二個等於三個
要有得扳寄望 我我我  三我(疊字)
自然係鬥錢多 冇錢睬你就傻 其實個天都知  有錢講嘢先至清楚  三錢:錢多、冇錢、有錢
三山五嶽明我  三山
萬箭穿心時 萬里疏通時 萬法都加持  三萬:萬箭、萬里、萬法(類句、類字)
祖師個師 宗師個師 狀師都叫師  三師:祖師、宗師、狀師(類句、類字)
  第二部分  
摺扇攤開上陣  破破破  三破:破浪、破繭、翻波(類字)
見真章似佛陀行過 行路有風飄飄  似媽祖似關帝皆可  三似:似佛陀、似媽祖、似關帝(類字)
一雙耳朵 耳朵耳朵  三雙:耳朵(疊字:迴音效果)
顛三倒四  顛三
顛三倒四任我  拈花一笑在我 冥冥之中我話  三我:任我、在我、我話(類句)
冥冥之中我話 我我我  三我(疊字)

雖然類疊技巧在《大狀王》第一首作品已經使用過了,例如使用疊字:

問世間官司 勝敗會否先知
我出馬訴訟時 易易易
用我寫張紙 你就有好開始
最終取勝在乎 字字字

打官司 要易辦事
指指指 寫幾隻字字字

而且阿細在方唐鏡耳邊提示他案情時,就用了疊句、類句:

聲音: 天咁黑佢焉會望到人
方唐鏡:天咁黑佢焉會望到人

聲音: 周素香作嘔作悶噃想
方唐鏡:周素香作嘔作悶當場

但是《菩提達摩》則更進一步,通篇使用更多疊字、類字和類句來配合跌宕有致的旋律,而且不期然地以「三疊」做為創作構思的重心:「三我」出現四次,共有十二個「我」,「三我」與「三錢」(價值觀)、「三破」(辯駁才能)、「三似」(理想的自我)構成人物的自我;「三萬」(護持別人的能耐)、「三師」(在社會上的地位)和「三雙」(陰陽界的互動)構成人物與他人的關係。筆觸縱橫貫穿人物自我及其與他人的關係,三人唱和更穿梭陰陽二界,眾多的「三疊」形成多層次多角度的意象構築,目的是要反覆強調方唐鏡的妄自尊大。填詞的框架在曲式旋律,節拍與歌詞融合無間,三三不盡,別趣就在其中。

結語:歌詞互文

《菩提達摩》以祖師、宗師為喻,確立方唐鏡的人物性格和心理,為人物出場及角色發展定位,為往後劇情發展做好鋪墊。如果說《菩提達摩》是寫方唐鏡人生前期的迷執,《一念一宇宙》和《別對我心軟》點出方唐鏡由邪入正的轉變,《翻案》則拉開人物覺醒的帷幕,而《道德經》可以說是人物徹底覺醒的終局。歌詞之間互有關連,互相呼應,可以合而觀之。

分享: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pinterest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whatsapp
Share on email

相關文章